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『异彩网』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353|回复: 1

[随心所欲] 宋冬野获金曲奖,但其实你我都一样终将被遗忘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7-6-2018 15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异彩内容,请勿抄袭,望自重
' Y, U' J7 I1 ~0 O
' }( W9 g- U& y) x$ H) M) G
转帖. Z- w4 [* X1 B
, c8 P) O/ X# m+ L

' s! ^0 ]1 E9 L2 D( d2 |胖子得奖了。: T' j, Y2 G, j
' R9 L, E7 b( A6 @+ T
还是在朋友圈得知这一消息,便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:宋冬野、郭源潮、第29届台湾金曲奖最佳作词人等词映入我的眼帘。
; V2 \2 M. c1 }* m" d  c5 u
# z- j3 t  G8 K IMG_0110.JPG
) q  f+ d7 g% K1 }
* W8 x; V9 j9 w4 g音乐软件的评论区早已被刷爆,看着各种留言祝贺,激动地夜不能寐。" b& P, {" D0 N
" @& P1 N5 m; k+ I' W5 W
4 c- M( i# V! j# U

8 t9 y* M% H5 }7 y5 ?9 P/ U2 M耳麦里一遍又一遍地播放胖子的歌,漫漫夏夜,老屋里的风扇吱呀作响。1 f) n# ~  t; E; c  o& R0 I

4 x4 [5 W$ \3 J  e, j1.& ~  A4 x$ ^) V" J. X
" v0 `( b5 x3 M$ ^/ J7 h
当《董小姐》从2013年快乐男声的选手左立口中唱出的一瞬,就有人断言:这首歌要火。
0 ]0 F9 E1 R3 O6 h/ G+ c; C# n& E- G* L4 e' M0 y
事实证明确实如此。
  I  \0 B6 I+ t! u# [# z( F- l
- @0 h4 \$ A# |/ N2013年快乐男声舞台上的《董小姐》,与宋胖子版本差异巨大:清清淡淡,扫入人心。! p& B6 J. V7 W% r
4 L: o4 }7 I! r: S: p) w
一首唱罢,评委陶晶莹感动落泪:你让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想起了初恋。
3 u0 J4 E1 h$ x# N; W; k/ v
: T7 c' ]8 q1 R+ a那一年,新媒体刚开始发力,再辅以电视和微博网络的传播力量,《董小姐》很快便唱遍南北,音乐的力量可见一斑。
7 \( G; \* W6 b! m! w: f* j5 C2 Q: I: ?$ S! s
“爱上一匹野马,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”成为大街小巷人们口中争相传唱的经典词作。
3 m3 n9 t! M; n! @4 q5 O. y
+ J; m4 X9 v0 b8 _! i% w% v- n在无数个夜晚,那些求爱不得的青年们在大街上,在琴弦上寂寞歌唱,沙哑或是细腻。  I" a9 k. ]' g# b. p' j; p4 A# f
; [# s/ F/ v- D" a; q/ _# O
理所应当地,作为这首歌的原作者,宋冬野也成为微博红人和媒体竞相采访的对象。
4 ?) m! n3 f8 S4 U1 r' e" b* I  r" a* W

; w- V/ e% c7 C" i
+ ?, o* n) |( e5 |9 X1 G: W& r4 f之后几年,胖子的音乐路走得还算顺风顺水,各种音乐奖项收入囊中,名气与日俱增。9 S- Z0 Y4 ^- T/ c! r8 H

( H* V9 p( }# x但这一切好像都来得突如其然,他像个迷茫的孩子一样不知所措。( c* A( ?6 E( u. x1 V

0 I3 K: O& \8 z$ c9 ?这段时间的对人生的种种困惑与思考,或许也为他后来的音乐创作提供了不少灵感。& C5 U9 Z* q, ]) l* e
* g: S' H6 {/ c1 P
徐志摩说:“所有不曾经历过精神或心灵的大变的人们,只是在生命的户外徘徊,也许偶尔猜到几分墙内的动静,但总是浮的浅的,不切实的,甚至是完全隔膜的。”
* Q. s+ l; W  V6 M& o) y3 a/ \. a4 S4 u) N
: Y* ^) T, q/ z! z* }

- `/ h0 g3 v% ?. m& u* f: i9 h事情的转折发生在2016年10月,新闻惊爆出宋冬野吸毒的消息,舆论沸沸扬扬,网上评论呈现“一边倒”的态势,董小姐爱上了大麻,安和桥下的水也不再清澈……  r, i/ C  ?: B

8 D- W* e% s! x0 I+ x1 b8 O3 D讽刺的是,在2014年接受采访谈及明星吸毒问题时,宋冬野曾说:“它肯定是个坏事儿,但其实没有那么严重吧,我觉得,还是可以改正的。”, P, T: P! a! Q/ ~# e7 W
+ u! X+ e  e8 P/ ^* W. n' I( c) f8 d
这次风波对于胖子来讲,已算是“精神或心灵的大变”了,要知道,这时候的他除了知名民谣歌手这一标签外,还有一个身份:新婚两个多月的丈夫。
7 e$ e$ g* n) V5 L' m8 \4 u: r' B. z3 V
16年10月25日,胖子发微博向多方道歉后,称:
" Z0 R8 S$ l6 Z# S2 i  O
+ e/ t& e- _5 G( Z' F: h) E“我依然热爱音乐,将单纯为了自己而继续认真创作,并且暂自动淡出,去游离积攒,补回荒废的时间,寻找最初的那种触动,安静思考成长和人生的意义。”- j( |8 i7 v/ b( x

. E* s0 R. J1 P# F/ G2.
% a% h/ N4 o, d# |( M: j, Y, w1 c1 \' d5 V3 G% K+ j8 K
《安和桥北》的封面,是一张老照片:奶奶抱着儿时的宋冬野。
8 z+ K6 r, r. V* K
8 V) v; y) q7 K) ]  S0 v1 O IMG_0111.JPG
/ p. _# C" }" w' i5 r0 `' t9 E4 f9 N
在宋冬野13岁时,父母离异,他常去北京西郊的安和桥村——那儿,是奶奶的家。: n) w$ t9 ~# B" i( O
+ p" k( `: y; o( i1 }9 k0 ]. [
第一把吉他,是奶奶用退休金买的,148块钱,为此还遭到的父母的强烈反对。( s8 e7 M4 o6 M' j7 `
2 n- v" V3 H( ~7 }8 }
大学期间,为了交学费与照顾奶奶,宋冬野开始了频繁兼职。奶奶住院后,宋冬野天天跑去医院照顾,医药费每天要花费近两千元。
' R# `: i% `9 m6 c; l: V1 P- h! ^4 K# I; V2 u" p; n7 ^
那段时间,他每天只让自己花两块钱伙食费:四个馒头,中午两个,晚上两个。  Q5 K# `4 d- K" H' E- b
" J: d1 {/ |" W+ ^9 p- o6 R
可后来,奶奶还是走了。这件事给宋冬野造成了巨大的冲击。
9 N3 n: Z- U$ y+ k9 E3 R2 q9 Z. o; [' O6 C% {$ ]$ f- ^
对于很多人来讲,“奶奶”一词不只是一种家庭角色,更多的是一种心灵归属。
2 T# ]) s  `8 p9 S4 }
1 D0 l  v* O  s0 m如今安和桥早已拆迁,童年时抱着盒子的姑娘,擦汗的男人,都被胖子写进了歌里,但是关于奶奶的歌,他从来都不敢写。
# C$ [& I( b' b4 D
4 \0 {3 ?# e- A3 T$ ?记忆的大门一旦打开,就会倾泻而出,如洪水猛兽,势不可挡。- Y4 @& h; h! D7 B9 m5 X: `! Y" o

0 M( m9 `4 }4 k
( _& l8 o( R( e- ~- |( ^6 n2 s0 Z
在我高三那年,奶奶去世了。这突如其来的悲痛像魔咒一般打压着我,我曾一度觉得自己被命运锁住喉咙,常常想无力的呐喊却不知被什么东西死死扼住。
4 {, n* S( I6 D0 i) j0 p! s: B+ k. w, y, l8 s% a% M% u
直到长久之后的一天幡然醒悟,就像史铁生在《奶奶的星星》里说的那样:0 W/ ^( q( S7 s& @' m+ w. U

! S9 l5 V- g. ^% c“每一个活过的人,都能给后人的路途上添些光亮,也许是一颗巨星,也许是一把火炬,也许只是一支含泪的蜡烛。”8 K" V5 T) e5 A4 Z! N, v
( G( w' ?) o/ K# F0 m
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独家记忆,一个人抑或是一件事。
1 o, a6 Z4 K6 }' C: Y2 ]4 {! i. p) f& x+ ^
细节可能早已模糊不清,但整个脉络深植与我们的脑海里,融入到血液中,年代久远又历久弥新。! I# C* F: v1 f7 F

" g% u8 S5 g. D/ ]# a! Y文学来源于苦难,音乐有时候也是如此。! g4 P! G: z+ Q& n; e5 E5 K
. v! I! |. a: [9 R; f
那些痛苦的人生经历,就像是崎岖的陡峰,激励彷徨者在这片痛苦而宁静的天空下穿越人生的浮华与肤浅,开始真正的生命历程。
+ A% G4 \& W; N# u1 w  r
  l# L1 R7 L, y! N9 x
; a% I4 `8 Q' S0 v9 {, H  r& W+ J1 H4 Y
3.
2 X+ _# M- f* n/ c1 f! c
+ O& h; w7 v2 ]! f, q对于《郭源潮》的解读,很多人都牵扯到去年10月份的“吸毒”事件,觉得“事发之木,东窗之麻”、“层楼终将误少年”实宋冬野对那段灰暗时光的自我批判与审视。; z6 A6 p8 O- P8 H5 `  q' B

# E1 `, F  \% w7 ]! y+ y" _其实不然,早在事件发生之前,这首歌就已写好,因为发布的时间不适合而造成了误解。
  ]0 g9 e0 @/ X2 m% ]! J
) Z- g6 L+ J3 h: c# {$ \! t6 |: b: x# n  r- t8 f. F; i

" v3 K9 u6 f1 S“郭源潮”可能是一种隐喻,代表着胖子本人,步入歧途后幡然醒悟,于是展开了一段自己与自己的对话。
, N) q0 w9 h* \/ R
4 r6 r' ^  ^+ P! a还有一种说法:郭源潮是宋冬野杜撰的一个北平老翁,老无所依,迁南山之背,常与登山赏枫者饮酒作乐。秋高之日偶遇一青年,两人开始斗嘴。
+ I7 n$ ^( k% \- {; A$ V# ~/ n- ^8 g$ W/ Z4 ~% U0 P
一边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翩翩少年,一边是却道天凉好个秋的老人,自然是谁也说不过谁。于是互相道一声珍重便分别了。: i5 w( C/ ~3 ?1 x9 ^7 y% x
/ V. `8 s- [3 z6 E; e
胖子成就了郭源潮,而郭源潮,也在默默成全着胖子。8 X8 v2 Z- K* S1 v% q  c
/ K% @( S% e8 V& c. O/ S5 @6 a' I3 e8 S
在网易云音乐的歌手页面上,宋冬野这样介绍自己:
; E) ^0 w  o% k& A* E, F8 n5 J: k. P; b: [* y8 Q- q1 N- d+ x
【少时乃痞校红人,歪门邪道,写曲弹弦,尽惹啼笑。后入出版业,不懂装懂,混迹苟活,终婆娑请辞。3 a& Z- V0 V% Z( {' y

6 P- q! X# h5 \  f' E遂终日闭门黄粱梦,住垃圾堆,喝西北风,食不果腹,衣不遮体。幸遇麻油叶,众人划桨,批斩不惊。卖唱数载,得入摩厂,苦磨一年,发专一张。
% r5 e  ?# }; ]9 p( T
0 X8 J+ ^  D0 Y) e4 j& k疯巡百站,得挣小钱,风月难扯,离合不骚。山前强愁,山后得瑟,终成众唾之劣迹艺人。自此自娱,任凭咒赞,你我山前没相见,山后别相逢。】
+ E& x6 D; W6 s* T) j  {( G- Y
8 r# G) D3 \4 T短短一百多字,是胖子对对自己将近三十年来人生经历的概括,又何尝不是大多数人的行走轨迹:天真、迷茫、浮沉、辉煌、暗淡、释然。
/ L, y" A2 Q  v7 s; V- J* u- l
; j* b- N2 E, [8 A胖子今年30岁了,三十而立。
7 B- K$ F, ?; w! e0 R5 V; d& ^! ?* i9 |; y! ^, ~
( M! V0 r3 d, [* v
% S7 Q( q9 e4 b, E. l. j
山水禽兽,少年一梦,陈年水墨,人生起伏。1 s' N# `- G% n+ N7 a* D3 F

1 i6 o* g% Z) f& u5 F/ I) @$ Y“其实你我都一样,终究被遗忘”这句话不知撕碎了多少人的心,那是胖子在咆哮,咆哮人情冷暖,咆哮世事无常。
  S4 Y$ l8 Q( w& \5 l# |' v7 O( X. z& q' A3 W  y) q0 x4 S
我分明看见,在舞台上,那个胖子抱起吉他,唱起了最爱的歌。
! i, \2 K$ l3 o  a
. A( X4 O! d1 e6 t. M& E7 _他不停地唱,从南唱到北,从早唱到黑,没日没夜,不知疲倦,在这一切消失之前。
, `# U6 k) W2 ^- W* r1 B( m7 F3 a8 Y  [2 D

% V& N. |. I, c5 x
" I# _6 b$ l; u3 R
 楼主| 发表于 27-6-2018 15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异彩内容,请勿抄袭,望自重
本帖最后由 麻辣虾球 于 27-6-2018 15:16 编辑 ' L- E3 }: @/ c' @. o
6 S% Y% [% H9 l( U
3 ?# z. D  |+ l. m% |( [3 ~
, J* q' R$ P8 n6 h9 _* e

; d  P: I8 a; u! ^6 f0 J/ m8 j
- `/ d0 A& M2 l# {
! ]; h4 j' t& _8 p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『异彩网』论坛   

GMT+11, 27-5-2020 13:46 , Processed in 0.046846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